>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从“我们聊聊?”到“茶几惨案”——微软收购诺基亚的幕后故事

从“我们聊聊?”到“茶几惨案”——微软收购诺基亚的幕后故事

发布时间:2014-04-08 15:11:18

我们聊聊?”
这是微软 CEO Steve Ballmer 在一月下旬,给诺基亚董事长 Risto Siilasmaa 电话中的开场白。当时是微软总部 Redmond 的早晨,诺基亚所在地芬兰的晚间。这场对话仅持续了 5 分钟,双方就达成了在即将于巴塞罗那举办的全球移动大会上会面的决定。
言辞虽短,意味深长。
尽管两家公司存在很强的合作伙伴关系,但以 Ballmer 为代表的很多双方人士都开始对 Windows Phone 的缓慢发展表示堪忧。事实上,微软和诺基亚双方都为各自旗下手机品牌以及应用开发投入了可观的经费。而双方的工程师团队却无法达成完全的合作,在某些领域甚至各自开展着重复的工作。其结果就是,Windows Phone 的市场占有率仅仅为一位数。这种情况,让微软在 Google 的 Android 和苹果的 iOS 对移动市场的高占有率面前,被渐渐边缘化。
更严峻的是,如果在销售业绩上萎靡不振,诺基亚作为一个独立企业的未来将备受质疑。目前其在股票和财务方面的表现已经出现颓势。投资者关心的关键问题在于,诺基亚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会不会下滑的更快。而微软方面更担心的,则是这样低迷的态势会最终将诺基亚推向 Android 阵营。而这对于 Windows Phone 的未来是不可接受的。是时候从新审视两大企业的关系了。
在交易达成之后,据双方公司相关的消息,这次交易方案的达成耗时 8 个月,经历了无数次跨越全球的高层会议。这期间的对话并非一帆风顺,几度频临谈判破裂的边缘。最后的成功要归功于一系列的坚持,包容的人格魅力,还有一个意外介入的玻璃茶几。
巴塞罗那的Rey Juan Carlos酒店
随着巴塞罗那全球移动大会的临近,双方团队都试图对合作关系做出评价,并寻求进一步的解决方案。在巴塞罗那的 Rey Juan Carlos 饭店,Ballmer 与 Siilasmaa 进行了一小时的长谈,讨论了各种方案。其范围涵盖了从对现有合作关系的轻微调整,到进行更深度的商业合作乃至合并。
在这次会面之后,Siilasmaa 与 Ballmer 各自引荐了双方公司的数位高层,以求进一步探寻潜在的方案。在意识到对话的最终方向可能会走向收购谈判后,Siilasmaa 与诺基亚董事会便开始审视他们所有可能的选择——也就是说,还包括了非微软的收购方案。
接下来就是包括双方公司高层的拉锯谈判。根据与双方企业都有紧密联系的消息人士透露,本周一最终宣布的交易结果可以追溯到那次巴塞罗那的会面,以及其后紧接着的三次集会。
对这桩代号为金牌工程(Project Gold Medal)的收购案,微软内部命名为 Edwin Moses(美国前奥运金牌跑步选手)。而诺基亚则采用代号 Paavo Johannes Nurmi(九次获得金牌的短跑选手,被称为“飞翔的芬兰人”)。
然而交易的达成却比短跑中的障碍多的多。
4 月 22 日,诺基亚与微软相会于诺基亚的外围法律公司 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 Flom 位于纽约的办公室。诺基亚的代表为董事长 Siilasmaa 和 CEO Stephen Elop(曾任职微软高层),以及其内部首席法律顾问 Louise Pentland,还有首席财务官 Timo Ihamuotila。
微软方面的核心人物为 CEO Steven Ballmer,Windows Phone 部门总监 Terry Myerson,时任 CFO Peter Klein(以及之后继任的 CFO Amy Hood),以及长期法律顾问 Brad Smith。
在 4 月 22 日的会议中,Smith 因为要在华盛顿特区为国会移民改革案提供证词而无法及时赶到。他本希望能够在对话开始之初抵达,但无奈作证过程比预想的要长。Ballmer 不得不通过电话与他进行沟通,而诺基亚方面的法律顾问 Pentland 也通过短信与其进行联系。
当他最终抵达会场的时候,谈判已近乎陷入僵局。微软已经出手,事实上抛出了收购的意向。而诺基亚正在准备做出回应。在双方重新开会前,Smith 仅能与微软团队沟通 30 秒。
会议重启,Siilasmaa 冷静有礼的花了 10 分钟来陈述双方在估价上的差异是天差地别的。Ballmer 表示了解对方的立场。
在此之后,双方决定会议无需继续进行。在会议室中又讨论了 10 分钟之后,Smith 与其微软同僚便前往机场。这或许是 Smith 经历过最短的纽约历程。
尽管会议结果陷入僵局,Smith 还是建议其同僚们一天后重新审视一下谈判内容。在诺基亚方面,也有人表示双方的差距或许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大。或许僵局的形成错在过早的谈论价格,尤其是诺基亚的很多业务微软可能还未完全理解,因此未能作出合适的估价。
第二天也就是 4 月 23 日,Siilasmaa 给 CEO Steve Ballmer 发短信,讨论双方是否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而 Smith 与 Pentland 也决定通过会晤,理清双方天差地别的鸿沟究竟在哪里。
据可靠消息,一系列的电话会议将双方拉回了谈判桌。双方决定在 5 月 24 日会面。这一次是在微软位于伦敦的外围法律公司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的办公室。
5 月 24 日,双方碰面展开谈判,在一些方面双方开始有达成共识的苗头,但仍有些问题僵持不下。直到晚间,大楼里仅剩下微软和诺基亚的人员。双方各自占据楼层的一边,仔细研究对方的主张。
就在 Ballmer 与 Smith 走回会议室的时候,Ballmer 本来走在 Smith 的左边。但忽然之间,伴随着一声尖叫他就不见了。那种强有力的尖叫只能是来自声如洪钟的微软领袖。那声咆哮震动了诺基亚团队,他们以为是他们的某条建议惹恼了 Ballmer。然而那些微软员工则是一头雾水。而后他们听到人员奔走的声响,令人略感不安。
事实是,Ballmer 因为没看见眼前的一个透明玻璃茶几而被绊了个大跟头,前额眉毛之上撞破了一个大口子。两名微软警卫人员跑去寻找急救包。最后,Myerson 发短信通知诺基亚团队究竟发生了什么。Ballmer 一边接受包扎,一边与跑出来查看他伤势的 Sillasmaa 和 Elop 交谈。
之后双方团队共进晚餐,只是 Ballmer 的脸上多了一个大创口贴。就在双方在第二天早上返回会场之际,“肇事的”茶几已经从楼层大厅的中央移到了一个窗台下。到了下午,就被彻底移走了。
但谈判依然举步维艰。一个很僵持不下的争议点是:诺基亚的地图业务。Siilasmaa 认为这项业务对于诺基亚继续作为一家企业是至关重要的。而微软也坚定的认为,必须掌握定位技术才有机会在移动市场取胜。
为了解除僵局,Smith 和 Ballmer 亲自飞至芬兰,于 6 月 14 日周五下午抵达。他们在位于诺基亚公司以西 30 公里的小镇 Batvik 内,一个诺基亚拥有的宅邸中会面。这里曾经归属于俄罗斯军方,拥有桑拿房、游泳池、狩猎屋,还有一个老火车厢房子。距离知名的冬泳海滩很近。
微软团队与 Siilasmaa 和 Elop 历时数小时,沟通了谈判中的难点。会议并未达成一个结论,但是双方都同意在此基础上继续进行。在一顿传统的芬兰式宴会之中,话题从合作关系转移到了美国国家安全局还有震动世界的棱镜门。下午 4:30,Ballmer 和 Smith 踏上了返回美国的飞机。起码 Smith 在芬兰停留的时间比上一次在纽约略长。
随着 7 月来临,双方都决定是时候审视交易是否能够达成了。如若不然,则选择其他的方案。Pentland 联系到 Smith 并提议会面。但当时双方都过于忙碌。微软高层正在专注于 MGX,即每年七月第二周的年度销售峰会。而诺基亚也在忙于敲定收购西门子网络设备部门的交易。
双方最终同意在 7 月 20 日会面,又回到了纽约。同时他们决定会议仅限八名关键人物参与——即微软方面的 Ballmer, Myerson, Smith 及 Hood,诺基亚方面的 Siilasmaa,Elop, Pentland 及 Ihamuotila。在筹备会面的一周前,微软高层一边研究诺基亚的条件,一边还要兼顾 MGX 的职责。参与诺基亚收购案的四人小组通过电话会议进行沟通——Smith 与 Hood 坐镇微软总部,而 Ballmer 与 Myerson 远在亚特兰大。
当他们重聚纽约之时,地图业务的问题还是没有取得突破。Ballmer 对于无法提供一个解决方案感到非常受挫。他将微软的应用比喻为油桶,而诺基亚的地图数据则是原油,二者缺一不可。而微软并非唯一需要原油的油桶。诺基亚希望能够为更广泛的合作者提供地图技术服务,这包括了与之竞争的手机企业,汽车以及其他设备制造商。而微软则只是希望能将地图业务应用于它的手机、平板、电脑以及网页中。
而谈判的最终结果表明,或许他们并不需要搞这种分裂。因为地图业务作为软件,双方可以共享代码。诺基亚可以保留知识产权。而微软可以获得“等同于所有权”的权利。也就是说本质上微软不仅可以使用诺基亚的地图数据,还可以对代码做出其所需的修缮。Ballmer 和 Myerson 通过电话与微软在线业务总监陆奇沟通,以确认这是否可行。
他认为没问题。
Siilasmaa 在纽约闻讯后找到诺基亚地图业务总监 Michael Halbherr,获得了同样的认可。在纽约会议的最后,Ballmer 与 Siilasmaa 友好握手,尽管在当时他们仅就幻灯片上的一些原则问题达成了初步共识。在其后的数周内,法律与商业部门致力于将幻灯片上的概念落实为条款。双方都竭尽全力,期望在 9 月 3 号之前能够达成决定性的共识。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双方团队每天会面,以决定哪些问题需要上报给由 Hood, Smith, Pentland 以及 Ihamuotila 组成的四人小组。最终结果并非简单的一纸协定,而是包含了一系列专利协议,商标权,出售手持设备业务以及经历激烈争论达成的地图业务协议。
这一切还在进行的时候,微软又迎来了另一个大变动。在一系列复杂事件之后,Ballmer决定从微软CEO位置上退休。就在对外宣布之前,他给诺基亚方面的 Siilasmaa 和 Elop 打电话进行了沟通,并征得了认可。
在协议敲定前的最后时间里,双方往来的交流越发频繁。双方都在试图利用将材料递交给对方审核期间的时间差,抓紧时间休息。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开始审核对方发回的反馈。
9 月 1 日星期日,Ballmer 已经坐在飞往芬兰的飞机上了。在他于周一抵达芬兰之后,双方已就最终签署收购协议一切准备就绪。
合作渠道
  • 提供集团和个人移动增值业务整体解决方案,为集团和...
  • 了解更多 >
联系电话
  • 0755 - 26957778(深圳)
  • 010 - 64717791(北京)
相关链接